嚴肅冰冷的長廊和周遭士兵的凝視

隔開人群的士兵有的握著長槍,有的手持棍棒,唯一不變的是挺立的身軀及樣式一致的制服。在近距離火把的跳躍下,士兵的輪廓深硬,面孔漆暗,宛如冰冷的石像。女孩不敢再窺視,抓緊白兔的格紋背心,讓自己能更靠近白兔温暖的身體些,現在白兔的身軀就彷彿在沖繩遨遊潛水時感受到的陽光一般暖和。精雕細琢得讓人眼花撩亂的大廳最裡是高高在上的王座,潛水評價身著華服的女王頭頂耀眼的皇冠。

夕陽西下後的孤傲城堡堡壘顯得詭譎

夕陽沉淪在莊嚴雄偉的建築後,餘暉把年代久遠的磚瓦和攀爬在窗欄上的植物照得一片閃耀,像是用黃金打造的孤傲堡壘。女孩再度想念起潛水時所見的沖繩的碧海藍天。潛水海龜隨著最後的一絲光明融入深紫的黑夜,道路旁的火炬被人一把把地提起,旺盛的火焰跟著風的線條搖晃著,搭配沒有星星的黑幕顯得詭譎。他們走在被人包圍的堅硬石路上,充斥著嚴肅和不自然的氣息。

看來白兔和灰貓果真不怎麼合得來呢

白兔的鬍鬚像是觸電般地抽著,小聲地用怕被人聽見的語氣說:「那是前些日子女王在沖繩潛水時發現的傢伙,因為會懂些魔法,所以女王才封牠為御用魔法師。但是這隻貓平時溜達得不見身影,要不是牠那麼大,我根本不會放任牠為所欲為⋯⋯」潛水烏龜就在兔子宛如抱怨的沉悶語氣中,牠掀開了最後一片葉子,大束大束的光芒衝入她的視線。女孩瞇起眼,拉著前方兔子的耳朵,還聽見對方吃痛的聲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