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冷冽的夜晚中,一同前進的白兔與女孩

女孩遙想著曾經在沖繩潛水時見過的深藍,忽地打了個哆嗦。起風了。白兔子走在她面前,幫她撥開大得嚇人的葉片,替她開路。女孩亦步亦趨地走著,只看得到兔子毛茸茸的白色背脊。她問親愛的兔子先生,「我們要去哪呢?」偶爾停下來看錶的兔子理所當然地回答:「當然是高貴的女王陛下那兒。」潛水鯊魚女孩偏了偏頭,踉蹌地跳過路中緩慢行走的毛蟲,接著又問了:「剛剛的貓咪是誰?」

全身散發著危險氣息的灰貓擋住去路

原本半瞇的眸子閃爍出狩獵者興奮的神采,嘴角依稀露出危險的虎牙,抱胸的雙掌也伸出了尖爪。沖繩旅遊潛水
受到威脅的兔子守在女孩前方,不肯退讓,堅定地說,「請讓我們通過。」雖然發著抖的嗓音跟恐懼的神情使牠的堅定大打折扣。灰貓見狀,遲疑了一下,宛若了無興趣地說:「隨便你們,無法去沖繩潛水就算了吧。」隨後環著胸退到一旁,示意不插手,毫無喜悦的陰沉視線在他們身上來來回回地打量著。

比白兔還要更令人感到可疑的灰色貓咪

貓咪踩著輕鬆的步履,翠綠的眼睛笑成了彎月,悅耳動聽的聲音如同沖繩的海風一般在耳畔呢喃。「我覆女王之命,來帶領預言中的女孩。」在訴說時,貓咪逐步靠近,讓女孩身前的兔子不住地往後退,白毛因緊張而顫抖,語音也愈來愈急促:沖繩觀光潛水「請讓我們過去,女王會不高興的。」牠胸前懷表裡的秒針走得好大聲,連她都一聽二楚。「今日諫言,拋棄時間,前去潛水。」貓咪若有所思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