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件攸關白兔生命的重要命令?

女孩不太肯定自己的頭髮算不算是金色的,她問向兔子:「你認為呢?」兔子動了動牠略長的耳朵,潛水教練「妳是我第一個見到的女孩。」牠這麼說,一邊繞著她走動,在心底對她品頭論足,是有著沖繩氣息的陽光潛水女孩呢。「妳可以跟我回去見女王嗎?因為我若今天黑夜升起、燈火點燃時沒有將人帶到女王面前,必會判為殺頭之罪。」最後,趾氣高昂的兔子低下頭顱,喪氣地低語著:「而我應該無法再找到第二個女孩了。」

http://pink-mermaid.com/tw/staff/

尋找金黃色頭髮小女孩的奇怪白兔

彎著身體,白兔專注地把它拉開,並且小心地捲好最下面部份的內容,不令它垂至地上染到任何污穢。也是這時,女孩看見了簽在右下角用金色墨水的署名,隱約覺得似乎曾在沖繩潛水時看過。潛水日本「女王命令我尋找金色頭髮的小女孩,妳是嗎?」兔子的語氣帶了猜測,眼珠微微上瞧,像是連牠都不這麼認為。不知道是不是女孩的錯覺,她覺得兔子好像希望她是,以免浪費了牠拿出卷軸的動作一樣。

忘卻的女孩和陌生又可疑的白兔子

女孩搖了搖頭,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忘卻了自己曾被母親呼喚過的名字以及那陌生又冗長的姓氏,除了喜愛的潛水、在沖繩所見的美麗深藍以外,此刻什麼都憶不起。不需要的事物,被當成額外的累贅給處理掉了。像是不斷降下的雨水,滴落在泥土上,水上活動便被分解、隱匿了。兔子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隨後從穿著的格紋背心裡抽出了卷軸,即使從口袋裡取出,兔子也不敢讓它得到一絲折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