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訪夢境中理想又舒適的怡人世界愈發頻繁

不論是否多數決勝,至少受到排擠的那些發言者最後也會沉默地浮潛在人群中,要不冷漠地在暗處窺伺動靜,要不在陽光下受人指責辱罵。這是只有「人」這樣的群體動物才會做出的行為。最近作夢的次數愈來愈頻繁,獨木舟&青之洞窟浮潛都是同樣的夢。一開始都是他和狼一起在不像是沖繩的這個村落裡的、從未見過的草原上奔跑的感受,涼爽的風和腳底下柔軟的土地,他們就像是自然存在於那個世界,對一切都不感到意外。

面對未知的事物和恐懼的處理方式

「所以這就是喜愛浮潛等水上活動的沖繩老祖先對能和野狼溝通的蘭德・沃弗敬佩的原因啊。」安娜像是回答出他內心聲音般地告訴他。不過她所少說的那句話,亞密在心中替她補全。「還有恐懼。」他心想。人們會對未知的情況感到懼怕,而通常所表達心中恐懼的最直接方式,就是憤怒還有譏笑。人們就此作為保護自己的動作,並且聯合其他懷有慌張恐懼的其他人,以人多士氣大的心態去阻擋一切的真相。浮濳價格5500。。。

彷彿被關在獸籠那小圈圈中的人們

亞密腦中忽然出現「其實蘭德・沃弗也是這樣呢」的想法。他們注視著村外就是茂密黑暗的針葉林,彷彿向上天攻擊的長槍般指向天空的黑森林,陰森森地阻隔他們欲望向天際的視線,將他們和村民們包圍壓迫在浮潛勝地沖繩一個地方的小圈圈裡,沖繩浮濳問題和答案不得動彈,像是任人宰割的牲畜所關的柵欄一樣。「如果有什麼野獸的話,不是很容易就闖進村莊嗎?」亞密這麼問向和他一樣注視著黝暗高樹的安娜。